90岁的袁隆平不想退休而是想向年轻人传达一个信息向前看不要钱

90岁的袁隆平不想退休而是想向年轻人传达一个信息向前看不要钱

袁隆平在90多岁时不想退休,而是想向年轻人传达一个信息:要向前看,而不是要钱。

袁隆平为新目标冲刺,而不是退休。

向年轻人传达一个信息:理想应该更加优雅,向前看,而不是为了钱;10月12日,袁隆平在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接待室接受记者采访。新京报记者王飞拍摄了袁隆平返回湖南的照片,袁隆平最近在北京出席了“共和国勋章”颁奖仪式。10月12日,北京新闻记者在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会见了90岁的袁劳。他穿着一套白色西装和一件粉色衣领的衬衫。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抖擞。

袁隆平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从未想过退休,最害怕的是有空时无事可做。目前,他和他的团队研究的第三代杂交水稻正以每亩1200公斤的速度冲刺。

记者注意到袁隆平从北京回到湖南时,并没有闲着。10月9日,他还前往广西桂林市灌阳县小龙村参加袁隆平院士工作站的揭幕仪式。在揭幕仪式上,他说,“观阳被选为工作站基地,主要是因为观阳超级杂交稻和再生稻的产量非常高。”

当研究杂交水稻时,人们总是说一些讽刺的话

新京报:你为什么会想到在20世纪60年代研究杂交水稻?

袁隆平:当时食物短缺,饥荒使人们挨饿。那时,我学习农业。我亲眼看到一些人在路边或桥下没有食物。增加粮食产量是我们的重要任务。

有一次我们在地里摘种子,我们从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稻子架。它长得非常好,非常大。我喜出望外,把它留在了后面。第二年我种下它时,我非常失望,当它抽穗后,水稻又高又矮,耳朵又大又小。他们都不如上一代。最初,我的品种是一条龙,但结果却是一条蠕虫。

新京报:为什么你后来不放弃杂交水稻研究?

袁隆平:我失望的时候受到了启发。传统的米饭不能又高又短。我从人群中挑选出来的大米是杂交水稻,一种天然杂交水稻!之后,我开始正式学习。

新京报:杂交水稻研究有任何阻力吗?

袁隆平:当时,很多人没有看到杂交水稻的优势。我想说服每个人支持杂交水稻的研究。我们使用常规水稻作为对照,在田地里种植杂交水稻四到五个子田。收获季节,每个人都看产量。结果,水稻产量下降了5%,稻草产量增加了60%。因此,有些人说风凉话,说人们不吃草是很遗憾的。如果人们吃草,你们杂交水稻将有很大的发展前景。

新京报:你是如何克服这些障碍的?

袁隆平:领导问他是否愿意做杂交水稻(研究),我说他会做。我说表面上我是一个失败者,但实际上我是成功的。稻草增加产量也是它的优势。这是我们对技术的不当选择。如果我们改进我们的技术,把这种优势应用到水稻上,水稻可以增产。

“优势在于稻草,这是一个技术问题,但它的优势在于原则上.”总之,我说服了每个人,这个单位最终支持了杂交水稻的研究。

最大的愿望是杂交水稻高产和全球报道

北京新闻:杂交水稻研究的最新进展是什么?

袁隆平:几天前,总书记(授予共和国勋章时)问及大米的进展情况。我告诉秘书长,我们现在正以每亩1200公斤(每公顷18吨)的速度冲刺。他点点头,表示总书记非常关心食物。

10月22日将进行收益率测试。如果这些天天气好,每公顷杂交水稻的产量(可能)将达到18吨。如果阴天下雨,阳光不足,它不会达到18吨。未来我们将不得不冲刺到每公顷试验田20吨水稻产量。

新京报: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袁隆平:我有两个目标,一个是高产,另一个是覆盖全世界的杂交水稻。我们在非洲做得更好的是马达加斯加

让杂交水稻出国推广。如果世界上一半的稻田种植杂交水稻,每公顷可以增加1.6亿吨水稻,还可以养活5亿人。因此,我的第二个目标是杂交水稻覆盖全世界,在世界粮食安全和世界和平中发挥重要作用。

新京报:你对非洲人民和未来有什么愿望和希望?你能用英语告诉我们吗?

袁隆平:澳大利亚中国帮助他们发展杂交水稻,非洲国家将有光明的明天。(因为中国帮助非洲国家发展杂交水稻,非洲国家将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新京报:杂交水稻除了增产还有其他优势吗?喜欢味道吗?

袁隆平:在上个世纪,我们必须解决温饱问题,让人们先吃饭。现在每个人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人们对食物和衣服不满意,但也需要吃好。因此,我们也进行了战略调整,这不仅要求高产量,而且要求高质量。

最初,我认为优质和高产之间的矛盾不是矛盾,而是困难。让我讲一个故事。去年在青岛,我把我们的超级大米送给了日本大米协会副主席品尝。他说,“不赖,不赖,堪比“岳光”。日本有一种叫“岳光”的大米品种,在北京超市每公斤售价80元。我们的亩产量比“岳光”高得多。“岳光”的亩产量是800公斤,我们超级稻的亩产量是800公斤。

赚钱造福社会和普通人

新京报:袁老,你90岁了,身体仍然很好。

袁隆平:身体很好,除了哮喘。我有几个健康因素。第一种是遗传性的。我妈妈非常健康。她也活到90岁。

新京报:现在每天都有锻炼吗?

袁隆平:我喜欢运动、游泳和排球。我过去每天都打架,但现在我偶尔打架。这是健康的第二个因素。第三个因素是我乐观开朗,不为小事斤斤计较。

新京报:虽然你老了,但你的思维仍然很敏捷。

袁隆平:根据我读过的一本杂志,中国60%的85岁以上老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痴呆症。今年我去医院检查了。我有痴呆吗?医生问了95加13,我直接回答了。医生说,“两位数可以通过心理计算来计算。没有痴呆症。”

新京报:想过什么时候退休吗?

袁隆平:我不想退休。一旦我退休,我就无事可做,感到失落。我是个研究员,如果我没有大脑,我就完了。我主要用我的头。幸运的是,我还没有患痴呆症。我最害怕痴呆症。

新京报:你认为实现梦想需要什么样的精神品质?

袁隆平:每个人都有梦想,但有一个梦想。理想应该是更加优雅,向前看,而不是金钱。我的理想需要通过研究来实现。每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实现自己的理想。但是现在有些年轻人有一个不好的倾向,理想是赚很多钱,当然,你可以赚钱,但是要赚钱,这对社会和普通人都有好处。

新京报记者刘名洋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tjfldjx.com